不敢不加班的日本人
不敢不加班的日本人
每日野兽
2017-02-08 08:21:13
“当你每天上班20个小时,你就会丧失活着的知觉。”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日本广告巨头电通公司新员工高桥茉莉跳楼自杀,年仅24岁。

2016年9月,经过近1年的调查,东京三田劳动标准监督局裁定,这是一起“过劳死”事件。自杀前1个月,高桥的加班时长超过105个小时。高桥母亲说,她女儿试过一个星期只睡了10个小时,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睡觉。

而根据日本现有劳动法,原则上劳工每天工作至多8小时或每周工作至多40小时。

高桥茉莉家属于2016年10月7日召开发布会。

因为高桥茉莉事件,日本社会广泛关注过劳死、加班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安倍政府于上周提出修正方案,限定劳工每年加班时长为720小时、平均每月为60小时,但各企业每年有1个月可因“业务繁忙”放宽至100小时。

而劳方提出的则是全年360小时,每月至多45小时的加班时长方案。

100小时的加班实际上增加了12.5个工作日,这意味着每周得工作7天,而且还不止。

http 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67604_piclink.jpg

政府在缓解问题还是火上浇油?

日本著名的经济记者荻原博子在《现代日报》撰文,指出了政府试图解决过劳死问题时存在的分裂本质:

“他们居然想出了100小时的加班上限,因为安倍倾听的是企业老板的声音,而不是工作的员工。日本企业高管就是希望员工在不死亡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工作。”

49536617.cached.jpg

日本劳动问题专家今野晴贵表示,建议的工作时长上限不足以解决日本的劳工问题。

“把加班时长上限设在100小时,太过份了,每月加班时间最长不能超过80小时。”今野晴贵说。

“到目前为止,日本的企业不会因为缺少打卡记录而受到任何惩罚,所以,限定更短的加班时长又有什么意义呢,监管不到位,执法敷衍,设计多么人性化的劳动法案,也是摆设而已。”

说到底,缺乏严格执行的法律和实质性惩罚,安倍提出的工作时长上限就像是一个贴在致命伤口上的创可贴,几乎不能防止过劳死,即使是在工作轻松的月份也不能。

加班何以成为日本社会顽疾

高桥自杀的悲剧震动了日本社会。

日本厚生劳动省出动搜查大队,突击检查电通办公室,寻找其员工超过法定限制加班的证据。电通总裁兼CEO石井直引咎辞职,5名董事会成员受到3个月减薪20%的处罚。电通随后实行了晚10点至次日早5点强制关灯的制度。

A7-1_b.jpg

日本劳动部门工作人员进入电通东京总部检查。

看起来他们似乎在很认真地处理这个问题。但实情究竟怎么样?情况真的改善了吗?一些接受采访的电通员工说,熄灯之后继续工作的时间依然很长。

其实,高桥的死并非电通发生的首例悲剧。早在1991年,年仅24岁的电通职员大嶋一郎就因过劳而自杀。电通当时曾表示要进行反省和彻底的劳务管理和健康管理,然而二十多年后,悲剧还是发生了。

事实上,据日本去年10月公布的《过劳死对策白皮书》,11.9%的公司表示,有员工每月工作超过100小时。

work-ethic.jpg

很多人难以理解为什么日本上班族不选择辞职而是工作至死。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在日本职场,苦行僧式的忍耐被视为一种美德,比上司或前辈先下班则是一种粗鲁的行为。新员工至少要工作两年才能另寻高就,否则将被冠上不可靠的名头。

而且,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日本正规就业(保证终身雇佣及拥有晋升机会)的工作岗位比例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的85%下降到目前的不到60%。

好工作难找,雇主就利用这种优势来压迫剩余员工,使其忍受严重超负荷的工作强度。看看1950年电通制定的被称为“鬼10则”的严格社训就知道了,其中一条是:“面对工作,不准放弃,必须视死如归。”

结果就是,像高桥这样刚毕业的大学生,往往会抱着未来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的希望忍下去。

work-til-death-1024x768.png

离世之前,高桥曾在网络上发帖称,“当你每天在办公室度过20个小时,就不会再了解生活是什么了”“究竟是为了生活而工作,还是为了工作而生活,我都不知道了。这就是人生。”

筑波大学的松崎一叶教授指出:“许多因过劳而自杀的人睡眠严重不足,失去了做出理性判断的能力。对他们来说,死亡似乎是最简单的解脱方式。”

【免责声明】如发现图片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内除标注原创,文内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相关新闻
“过劳死”(karoshi)这一词是由日本人发明的,大概是因为第一宗有记录的过劳死1969年发生在日本。
堂堂G7成员,日本居然无法满足孩子一天三顿饭的最低要求。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过去20年的经济衰退,造就约350万儿童处于相对贫穷当中。
推 荐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