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燃油税引发抗议大军 称马克龙现在投降为时已晚
法国燃油税引发抗议大军 称马克龙现在投降为时已晚
旧金山纪事报
2018-12-05 11:44:40
(本文为小弈自动翻译)

巴黎周二发生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骚乱后,法国政府做出了让步,推迟了增加燃油税的决定,但人们认为这个决定"太小了,也太迟了"。

许多抗议者的怒火似乎越来越集中在陷入困境的总统马克龙身上。

示威者穿着标志性的黄色背心回到街上。

他们封锁了几个燃料仓库,在南部城市欧巴涅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在一块写着"马克龙独裁者"的标志牌附近占领了一个收费亭,让机动车辆免费通过

抗议活动始于11月17日,抗议者对燃油税的提高感到不满,但抗议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一系列抱怨ーー经济停滞不前、社会不公和法国的税收制度,欧洲国家里法国是税收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一些抗议者现在要求政府辞职。

上周末,超过130人受伤,412人在法国首都的骚乱中被捕。 在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周围的豪华社区,商店遭到洗劫,汽车被焚毁。

凯旋门上到处是涂鸦和破坏。

官方称已有四人死亡,本周末还将有更多的抗议活动。

来自各个政治和社会阶层、群龙无首的抗议者们一致抱怨,对马克龙的愤怒,以及法国冷漠的统治阶层所谓的精英主义。

自G20峰会在阿根廷举行,马克龙要么留在官邸,要么不公开谈论自去年5月上任以来他所引起的最大政治危机的抗议活动。

正是菲利普总理宣布将原定于1月份开始的燃油税上调推迟6个月。

就在三周前,菲利普还坚称政府将坚定不移地实施旨在让法国消费者不再依赖化石燃料的税收计划。 他还宣布冻结电力和天然气价格,直到五月份。

菲利普在电视直播讲话中说:“任何税收都不值得危害国家的团结。”

马克龙则参观了受到抗议者袭击的地区政府总部,但他没有向记者讲话。

政府的180度大转弯似乎只是为了安抚少数抗议者,这些抗议者穿着黄色背心,这是法国要求驾车者在车内准备的,以防路边出现紧急情况。

"这是第一步,但我们不会满足于一点点面包屑,"自称为抗议领袖的本杰明•科西(Benjamin Cauchy)表示。

另一位自称的领导人蒂埃里·保罗·瓦莱特(Thierry Paul Valette)告诉美联社,抗议者现在不仅对燃料价格感到不满,而且有对经济不平等的普遍不满情绪。

瓦莱特说:“现在投降太迟了……我倡议让这个政府辞职。”

来自中右翼共和党的议员达米安 · 阿巴德(Damien Abad)也说,"(政府的)让步太少了,太晚了。"

阿巴德说:"总理先生,如果你唯一的回应是暂停马克龙的燃油税,那么你还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总理先生,我们要求你做的不是延期。而是改变”

抗议和街头暴力一直是法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内容——从18世纪末的大革命到1968年的学生骚乱——黄背心运动反映了这一传统。

在港口马西利亚,学生们在一所高中外与警察发生冲突。据法国教育部称,这所高中是法国被学生抗议活动封锁或破坏的大约100所高中之一。

许多人正在抗议新的大学申请制度。

菲利普于周一与主要政党的代表举行了危机会谈,并与马克龙会晤,马克龙取消了对塞尔维亚为期两天的旅行。

“这种暴力必须停止,”菲利普说。

极右翼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在推特上表示,油价上涨的延误“显然不符合法国民众对危险处境挣扎的期望。”并讽刺地指出,物价上涨将在欧盟选举几天后生效,这无疑是“巧合”。

【免责声明】如发现图片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信息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内除标注原创,文内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推 荐 文 章